山西呂梁:中陽縣暖泉鎮是何方神圣為非法采礦站臺充當保護傘?

山西省中陽縣深山溝驚現掛羊頭賣狗肉盜采國有戰略資源鋁礦企業。鋁土礦資源是國家稀缺資源,被列為國家戰略資源,是國家保護性開采的礦種。2006年,山西省出臺了《山西省鋁土礦資源開發利用規劃》,山西省人民政府辦公廳相應出臺通知明確指出:嚴禁變相以開采陶瓷土、耐火粘土為借口開采鋁土礦,禁止在鋁土礦集中區新建高鋁耐火粘土礦山。

  

1.jpg

 

  最近,山西電視臺《公民與法》欄目播出了呂梁中陽暖泉可河耐火材料廠違規占地、非法開采鋁礦資源后廣受社會各界關注,為了深入了解情況,筆者進行了實地走訪。

  中陽縣城西209國道河底段岔口進入該縣暖泉鎮縣鄉公路,翻越大山,山下就是乾村,距縣城大約40公里。該村有宗地名為南溝的天然林區,可河耐火材料廠的采礦區就在南溝天然林區。只要在縣城或暖泉鎮隨意打聽南溝鋁礦公眾指的就是可河耐火材料廠,這在當地是無可非議的事實。

  

2.jpg

 

  南溝鋁礦占地區域分別為乾村和相鄰的孫家塔村集體土地面積,從南溝口往深處,三華里“中陽縣可河耐火材料廠”的門牌耀入眼簾,鳥瞰整個廠區可見大約四百畝范圍內有磚灰結構的二層樓辦公區、工人住處為板房,通往坑口的通道、炸藥庫有序可見。一人多高的坑口,傳輸帶不停的從坑下往出運輸鋁礦石,場地儲存的礦石堆積如山。

  

3.jpg

 

  據操外地口音的工人說鋁礦坑下每班有三十多輛三輪車從各支巷道轉運至坑下總巷,再由傳輸帶運出坑口,日采礦千噸,大約六至七天鋁礦堆滿場地后,集中六、七十輛大卡車往出調運。據大卡車司機說,這里的鋁礦石品位較高,鋁礦主要調往了交口縣肥美鋁業有限公司和孝義信發鋁業有限公司。

  據了解:鋁土礦常與煤炭、耐火粘土、鐵礬土、硫鐵礦等共生,礦段伴有稀有稀土元素。這些稀土元素是國防、航天各種冶煉業不可缺少的元素,被稱之為工業“黃金”、“維生素”,是不可再生的資源,只有國家層面綜合開采可以綜合利用。以陶瓷土名義盜采鋁礦,此種采富棄貧造成了資源的極大浪費。當地村民不僅懂得可河耐火材料廠批的是陶瓷土開采,而實際開采的是國有戰略資源鋁礦,當地職能部門明修棧道暗度陳倉,心照不宣支持非法開采。

  知情人透露,多年來非法采礦占用村集體土地未給村民任何賠償引起了群訪,眾怒難犯、眾愿難違。2012年前后,孫家塔村民為維權全村上訪,中陽縣政法部門進行史無前例的抓捕行動,全村上至七十多歲的老嫗、下至二十多歲的青年多人遭遇囹圇之災。去年,乾村村民郝祟光、李高新先后阻擋鋁礦非法開采所得外運時,該礦授意暖泉派出所將上述兩人拘留,旨在震懾全村殺雞儆猴。

  4.jpg               

  我國對生態環境十分重視,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南溝屬于天然喬木灌木林區,過去的南溝綠樹成蔭植被良好,自從可河耐火材料廠進駐后給這片山清水秀的生態林區帶來了空前毀壞,堆滿鋁礦的場地、工人住宅、辦公區、炸藥庫、坑口通道大約毀林四百多畝。當地村民惆悵茫然不解,毀林十畝以上需要省級以上林業主管部門審批,那么非法采礦毀林四百畝,好端端的生態植被已面目全非,該礦肆無忌憚非法采礦的破壞行為,為何能得到當地政府保護?

  據當地人介紹,可河耐火材料廠實際控制人為張新民,但據坊間流傳背后的真正大老板則是某位高官。該礦始建以來一直倍受時任村委書記武海生的悉心“關照”。投產伊始,武海生就安排其武氏宗室手下馬仔武福生、武海應等社會閑散人員在南溝口設立運輸信息部壟斷該礦運輸至今,以每噸六至九元的抽水費盤剝車主,異已車輛想去跑業務必須得到武海生本人首肯。2016年,武海生因貪污鋃鐺入獄后(現已釋放),時任村委副書記兼村委主任的武愛忠成為乾村的實際掌權人,隨著對村權的鞏固,其本人的事業也得到了空前發展,與本村域內的幾個礦企迅速打成一片,利益交換的戲碼屢屢上演,幕后承攬了暖泉煤礦和該鋁礦的多項土建工程,這在當地已是人盡皆知。其中由武愛忠承建的鋁礦炸藥庫由于非法侵占集體林地廣受村民非議,做為回報,武愛忠順理成章地成為礦企的“保護傘”和代言人,多次出面擺平村礦予盾。

  據多位村民透露,武愛忠其哥武某國,為中陽縣政府副縣長,家中兄弟眾多,在十里八村虎視一方,其本人憑借家族影響力在圏內長袖善舞,官場交際游刃有余,其生活作風更是廣受詬病,曾與多位本村有夫之婦有過不正當男女關系,導致幾個家庭夫妻不和或婚姻破裂。

  5.jpg

  作為該村兩任書記,“前腐后繼”和違法企業社鼠城狐、沆瀣一氣,堂而皇之的以保護“合法”企業名義為非法企業保駕護航, 人們不禁要問,做為該村一把手,為何要讓一個非法企業在自家土地上肆意妄為并參與其中?人們不禁又要問,做為一村守護,為何能讓一個非法企業肆意抓捕、恐嚇本村居民?背后原由不言自明。

  由于鋁土礦與耐火粘土礦資源肝膽共生,鋁礦開采需要由國務院地質礦產主管部門授權省人民政府地質礦產主管部門審批發證。然而,國家、省政府的政策在山西省呂梁市有關部門眼里成為一紙空文,在暴利的驅使下企業上下竄通廣結利益同盟,變相盜采國家鋁土資源,違法開采的背后竟是黨政官員、政法干部循私枉法暗股經營,相關職能監管部門、村鎮干部與礦主為虎作倀、同衾共枕。

  利劍高懸、震懾常在,在黨和政府高壓反腐和掃黑除惡的當下,這樣明目張膽的違法行為,總會有休止的一天,黑惡勢力危害的是一方一時,法律的公道只有遲到不會缺席,可河耐火材料廠臺前幕后的老板和“保護傘”們終究會走上審判臺,還當地一片綠水青山,還百姓一灣海河堰清。

上一篇:山西呂梁:中陽縣暖泉鎮是何方神圣為非法采礦
下一篇:阜陽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孫枝娟被曝“火箭式提拔”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真钱麻将
广东时时彩号码推荐 魔兽世界私服 4u彩票群 魔兽世界8.0要塞赚钱 彩宝贝排列五走势图连线 新疆35选7历史开奖号码 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股票软件代理小谢 中原风采22选5最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