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西亞斯學院“招生騙局”:與鄭大捆綁多年,長期無法人資格

身處漩渦中的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資料圖片

  《民主與法制時報》記者 任文岱 報道

  近期各地高考分數相繼公布,高校錄取工作也相繼展開。這期間,始發于2016年的“報考211卻被民辦院校錄取”的訴訟案在網上再次發酵并引發關注。

  這起山東考生狀告鄭州大學的行政訴訟案件中,牽涉出本科院校及其下的二級學院、民辦院校的招生亂象,而法律法規的缺位也給司法實踐帶來挑戰。

  省內外招考差別大

  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下稱西亞斯)是鄭州大學與國外公司合作開辦的中外合作辦學機構,是首批被教育部中外合作辦學評估合格的高校,并且在去年被教育部正式批準從鄭州大學獨立出來,轉為民辦普通本科高校,于今年1月7日正式啟用“鄭州西亞斯學院”名稱。

  近兩年,鄭州大學因西亞斯招生事件,被多名山東考生告上法庭。最早起訴鄭州大學的是一名叫王林的學生,他是2016年的高考生,當年根據山東省普通高校招生填報志愿指南,填報了鄭州大學理科二批通信工程專業,經山東省教育招生考試院網上平臺確認,被鄭州大學理科本科二批通信工程專業錄取。

  王林的父親王兵作為其該案的委托代理人提供的證據顯示,當年山東省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信息平臺上,王林的統招錄取頁面顯示,錄取院校鄭州大學,代碼為A459,本科二批,理工類通信工程專業(辦學地點: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收到錄取通知書后,王兵父子感覺被騙了。

  “報考的和錄取的都是鄭州大學,學校代碼一致,但收到的是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的錄取通知書,簽發人也不是鄭州大學校長,而是西亞斯的校長。”

  因此,他們將鄭州大學告上法庭。

  對此,很多網友質疑:西亞斯和鄭州大學分數差得多,自己考多少分心里沒數嗎?鄭州大學也在多個案件的庭審中辯稱,原告考生是在充分了解西亞斯的情況和招生信息且明知是西亞斯招收理工類本科二批通信工程專業的情況下,經慎重考慮、自愿報考的。

  王兵對此表示,王林當年高考分數522分,當年山東理科本科一批分數線為537分,本科二批分數線為451分。“報考的也是鄭州大學的本科二批,不是一本,對于后面標注的辦學地點為西亞斯當時也并無疑問,因為很多學校都有多個校區,多個辦學地點,所以錄取通知書也應是鄭州大學發放,而不是其下屬學院發放。”

  目前,可在鄭州大學招生網上查詢到的2016年鄭州大學在山東的招生計劃和錄取情況中,均沒有顯示本科二批的信息。在教育部陽光高考平臺上,可查詢到2016年鄭州大學在山東省錄取批次為理科本科二批的情況,錄取的平均分為523分。

  西亞斯官方公布的2016年山東省錄取情況一覽中,通信工程專業分數線為451分,錄取的最低分為513分,最高分為542分。

  而在河南省,當年該專業的錄取分數線為370分,錄取最低分為426分,最高分為458分。山東省是西亞斯在幾個外省招生中錄取分數最高的省份。其他幾名起訴鄭州大學的山東考生,與王林情況類似。                          

  到底該被誰錄取?

  原告王林的訴求是要求鄭州大學向原告發放鄭州大學2016年高等教育通信工程專業錄取通知書。

  河南省中牟縣人民法院一審判定,山東省招辦備案的2016年山東省普通高等學校錄取新生名冊顯示原告是被鄭州大學本科二批錄取,被告應當按照上述規定,根據山東省招辦核準備案的錄取考生名冊填寫錄取通知書,由校長簽發錄取通知書,加蓋鄭州大學校章。

  被告由其二級學院西亞斯向原告發放錄取通知書及通知書內容,不符合《2016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工作規定》。

  《2016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工作規定》第52條規定,高校須將擬錄取考生名單標注錄取類型后,報生源所在省級招辦核準,并通過“全國普通高校招生來源計劃網上管理系統”增補或調整相應計劃。省級招辦核準后形成錄取考生數據庫,并據此打印相應錄取考生名冊,加蓋省級招辦錄取專用章,作為考生被有關高校正式錄取的一句,予以備案。高校還應根據有關省級招辦核準備案的錄取考生名冊填寫考生錄取通知書,由校長簽發錄取通知書,加蓋本校校章。

  中牟縣法院還否定了被告鄭州大學辯稱的原告報考和錄取的學校為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而非鄭州大學,與山東省招辦記載備案的原告的報考和錄取情況明顯不符的抗辯意見。

  據王兵講,王林的學籍顯示是在鄭州大學,而不是在西亞斯。而其他被西亞斯錄取的山東考生的學籍也是在鄭州大學,而不是西亞斯。比如,根據中牟法院審理的另一起學生告鄭州大學案判決書,同是2016級山東考生的周小雨,其入學后的學籍信息顯示為鄭州大學,金融學,本科,普通高等教育,普通全日制等。

  但除了王林案一審勝訴,判決鄭州大學向原告發放通知書外,王林案此后經過發回重審后的一審二審,原告學生方均敗訴。

  今年3月,在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再審行政裁定書中,對于另一名談姓山東考生訴鄭州大學不履行發放錄取通知書法定職責一案中,對于談某認為一審、二審認定事實不清,沒有查清鄭州大學與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的關系等訴求。

  河南高院認為,鄭州大學委托其聯合辦學單位發放錄取通知書的行為確有不規范之處,但是作為教育制度改革中的新生事物,相關法律法規對中外合作辦學單位的招生錄取程序并無明確規定,鄭州大學的做法并不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

  沒有法人資格能否招生?

  經中牟縣法院一審查明,西亞斯在未獨立于鄭大之前,是鄭州大學二級學院,并不具有法人資格。在幾起案件中,西亞斯在不具備法人資格的情況下,能否招生也是案件中的焦點問題。

  比如,王林案一審判決后,被告鄭州大學上訴到鄭州中院,鄭州中院以一審法院對于鄭州大學及其二級學院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在被上訴的省份如何招生、招生標準及招生對象,鄭州大學與其二級學院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之間關系、鄭州大學本科一批與本科二批之間有何區別等事實沒有查清為由,裁定發回重審。

  2016年西亞斯招生章程在第二條中明確:我院招生工作是在鄭州大學招生工作委員會領導和監督下,由我院招生辦公室具體實施的。鄭州大學在王林案法庭質證中辯稱,西亞斯雖不具有法人資格,但其是依法設立的中外合作辦學教育機構,它的設立完全符合教育法、民辦教育促進法、中外合作辦學條例、民辦高等學校辦學管理若干規定等,依法屬于民辦普通高校,經教育行政主管部門審核備案,依法具有招生資格。                          

  鄭州大學還稱,西亞斯2016年在山東的招生,是在山東省招辦已經認可了鄭州大學本科二批招生的學生將在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學習的情況下,山東省招辦依職權作出的決定。

  但王兵反駁稱,教育部早在2003年就印發了《關于規范并加強普通高校以新的機制和模式試辦獨立學院管理的若干意見》,要求自2003年起,凡普通高校試辦的獨立學院與《意見》規定不一致的要立即停辦或停止招生,特別是普通高校在校內舉辦的獨立學院(即“校中校”)。

  《意見》中所稱的獨立學院,是專指由普通高校按新機制、新模式舉辦的本科層次的二級學院。其中明確要求,試辦獨立學院應獨立進行招生,獨立頒發學歷證書,應具有獨立法人資格,并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

  西亞斯辯稱,其在招生錄取、人才培養等方面一直采用全國通行的“學校統一領導、分別具體實施”的教育教學模式。西亞斯的招生工作以及為鄭州大學發放錄取通知書的行為,是源于鄭州大學及鄭州大學招生工作委員會的授權。

  但王兵認為,這種“授權”是違反行政法相關規定的,這樣的辯詞是自相矛盾的。依照行政法中依法行政原則,任何行政機關、組織的行政權力是來源于法律、法規和規章的授權。而若沒有法律、法規、規章的規定的,按照《行訴法解釋》第20條規定,行政機關授權其內設機構、派出機構和其他組織,視為委托,被委托人應以委托人的名義行使行政權力。

  “因此,鄭州大學授權鄭州大學西亞斯國際學院的招生和發放錄取通知書的行為,應是以鄭州大學的名義進行。”王兵說。(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上一篇:河南汝州市牛莊村支書被指涉黑 群眾繼續聯名舉報
下一篇:實名舉報深圳前海國盛金業平臺非法金融活動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真钱麻将
麻将怎么算赢 福建快三开奖号码查询 青海十一选五玩法 曾道人白姐特码主论坛 18023足彩进球彩开奖 画画赚钱太慢 金蟾捕鱼返利 中原河北麻将代理 顶呱刮在线试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