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山縣委書記王錦鋒應嚴查:誰是霍煤集團店坪煤礦事故瞞報保護傘

一側《呂梁方山:霍煤集團店坪煤礦安全事故涉嫌瞞報 》死亡事故的爆料出現在多家媒體網站社交平臺,引起網民的廣泛關注。對群眾所關心的問題一直未見涉事企業和監管部門做出任何回應,按照常理如果爆料內容有誤,應該有個正面回應才對,否則應視為內容屬實。人非圣賢,孰能無過,有錯則改,就是好同志。關于記者爆料的稿件內容真實嗎?查處結果如何?對于網帖的真實性,有關部門也不能等閑視之。筆者不得而知。

我國法律規定,煤礦發生事故應在一小時內上報,瞞報謊報從重處罰;負有監督管理責任而監管失職的人員,追究其瀆職責任;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對生產安全事故隱瞞不報、瞞報、遲報的,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處分;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有關規定追究刑事責任。

人命關天,發展不能以犧牲個人的生命為代價,這必須做為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來抓,國家為遏制安全事故頻發,采取多種嚴厲措施,加強管理,根據安全事故瞞報條例第三十六條和第十條規定,“事故發生單位處100萬以上,500萬以下罰款,依法處罰給予處分,對事故發生責任單位、個人實施“四不放過”依法暫扣或者吊銷相關證照,對事故發生單位負有事故責任的相關責任人從之日起,五年內不得從事擔當生產經營單位負責人。

國家安監總局和煤監局對事故瞞報的懲罰整治力度加大,發現一處,立即嚴肅處理一起。盡管如此,在方山縣霍煤集團店坪煤礦,對安全事故的發生,不是警鐘長鳴,接受教訓,正確面對責任,核查出事事實,而是以逃避法律,冷漠對待生命。

方山縣霍煤集團店坪煤礦在發生礦難后不及時依法上報有關主管部門,而采取鋌而走險,巨款賠償死者家屬近265萬元息事寧人,重金封口,私了瞞報,逃避責任追究,這種無視國家法律法規、無視礦工生命安全,性質惡劣、影響極壞的行為、方山縣有關部門是否知情?如知情為什么至今對此沒有任何處理結果公示?事故瞞報也是一種腐敗,其中是否存在腐敗和“保護傘?如不知情,有關部門是否有失職之嫌?

方山縣霍煤集團店坪煤礦瞞報事故長達近兩月之久該誰來問責?我們期望,方山縣霍煤集團店坪煤礦瞞報事故,可以引起上級監管部門和黨組織的重視,從嚴查處,從長追責。

此事經過各大新聞媒體曝光掀起巨大影響后,主持政府前面工作的方山縣委書記王錦鋒縣長周小云是否會引起重視呢?

以下附世界新聞網站爆料稿件全文如下:

所周知的煤礦事故,凡在煤礦待過并從事井下工作過人,內心無不感到恐懼,而作為煤礦工的家屬更是擔心害怕。因為每一個事故的發生,就預示傷亡。如何確保安全生產,避免事故的發生,更是煤礦生產中的重中之中。國家安全生產監督機構更是不斷出臺煤礦生產安全監督措施,

2019年3月,更是對全國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進行改革重組,更加科學有效的對各行業安全生產進行有效監管,避免事故的發生,確保人民生命和財產安全。隨著新的安全監督機構應急管理局的掛牌成立,記者接到來自山西省方山縣大武鎮王家莊村群眾反映稱:“霍州煤電店坪煤礦發生一起安全生產事故被隱瞞不報”,期間當地安全生產監督職能部門沒有進行行政執法,至今煤礦依然持續生產中。

2019年7月7日,記者實地走訪,大武鎮王家莊村民告訴記者,事故發生在2019年5月14日,當天在工作中的張華兵(山西汾西縣和平鎮河里村人40歲),被液壓柱倒塌砸中導致死亡。事故發生后,作為礦方不是按照安全生產應急管理條例,在第一時間搶救工人外,并沒有按照條例規定在第一時間內保護事故現場并向屬地和上一級安全生產監督管理機構如實呈報事故發生經過,而是違規清除事故現場,毀滅證據,嚴令當班工人,封鎖事故信息,同時私下里與死者家屬磋商。以支付高額死亡賠償金(265萬),要求死者家屬為此保密,大武鎮王家莊村群眾如是對記者說。

為確保事件的真實性記者驅車趕赴近300公里的死者老家,山西省汾西縣和平鎮河里村了解情況,村民對記者調查紛紛抱怨說:“死者剛剛40歲,膝下兩個兒子,一個年紀67歲的老娘,面對突如其來的災難一家人不知怎樣面對以后的生活,妻兒、老娘四人為躲避痛苦現已經搬離村子去鎮上生活了。死者就埋在這后山上,一家人太可憐了。

7月8日,為進一步了解事故真像記者前往方山縣應急管理局進行了解。辦公室王主任接待了記者,方山縣應急管理局王主任明確告訴記者,這個事故目前局里沒有接到礦上任何上報,然后對記者舉報情況進行登記后,表示會匯報領導,領導目前都不在家。

截止發稿記者未接到方山縣應急管理局任何官方調查結果。

針對事故隱瞞不報,國家應急管理條例明確指出,對安全生產事故隱瞞不報,謊報或者拖延不報是一種濫用職權、玩忽職守的犯罪行為,涉嫌不報、謊報事故安全罪。《安全生產法》第70條規定:生產經營單位發生生產安全事故,事故現場有關人員應當立即報告本單位負責人。單位負責人接到事故報告后,應當迅速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事故擴大,減少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并按照國家有關規定立即如實報告當地負有安全生產監督管理職責的部門,不得隱瞞不報、謊報或者拖延不報,不得故意破壞事故現場、毀滅有關證據。《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危害生產安全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九條 在安全生產事故發生后,與負有報告責任的人員串通,不報或者謊報事故情況,貽誤事故搶救,情節嚴重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九之一的規定,以共犯論處。并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面對村民反映和記者調查,方山縣政府是否知情?方山縣應急管理局(原方山縣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前期又是那個部門參與事故調查的?應急管理局所說的沒有收到煤礦事故報告是否存在包庇袒護行為?在收到記者舉報后又是否對店坪煤礦進行核實此次死亡事故?霍州煤電店坪煤礦是否存在瞞報漏報違法行為?下一步方山縣應急管理局又該對其進行何種處置?對于霍州煤電店坪煤礦有限公司事故調查最終結果如何?記者將繼續關注報道。

來源:http://www.giftunion.cn/showinfo-19-51533-0.html

上一篇:洪洞縣山西華翔集團公司安全事故頻發涉嫌瞞報:誰是幕后保護傘?
下一篇:呂梁方山:霍煤集團店坪煤礦安全事故涉嫌瞞報

網友回應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歡迎掃描關注我們的微信公眾平臺!

真钱麻将
佛山市双色球投注站申请 玄机来料网上特码大全 广西快乐十分尾数 可以赚钱的扎金花软件 qq农场快速赚钱金币的种子 陕西11选518110845 五香虾饼赚钱吗 推牌九有什么牌 甘肃11选5开奖结果查询